H饮食

译者注

我们每个人都应具有独自对各种知识的甄别能力,而这种甄别程度和能力依据自己的知识水平,世界认知,思维逻辑。如果我们生命的知识之网足够大足够密集,那我们会进行自动筛选。留住的是嵌入自己思想的永恒,渗出的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,道德,知识,思维,理念等。
这篇文章来自对某本书的翻译,如若侵犯版权,请与我联系


第 1 章 花园之门

我盯着妈妈的病床,沉浸在心脏监护器的嘟嘟响声中,它闪烁着微弱且慢的光。她是如此虚弱,在我内心深处,我知道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了。我看着妈妈熟睡的脸庞,曾经充满了生机,现在却浮肿又苍白。几年前她得了结肠癌,放射性治疗和化疗外加各种药物让她活到现在,但为此也花了不少钱。现在,她的免疫系统非常虚弱,经不得一点寒冷和感冒。所以,这次因为肺炎她又住院了,肺部充满积水。我感觉如此无助,除了祈祷,我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
后来,我生命的太阳陨落,妈妈走了,她再也不必再遭受什么了。但在随之而来的时间里,我内心开始了剧烈斗争,试图弄明白为什么我的妈妈会死,为什么她要遭受这么多。虽然我知道很多癌症是致命的,但是我一直坚信,不是癌症本身,而是她所接受的各种治疗最终要了她的命。我唯一的安慰是在我妈妈弥留之际,她祈祷上帝进到她的心里。作为牧师和儿子,这对我真是莫大的安慰。
我们埋葬了母亲,生活依然继续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没有料到的事还是发生了,我发现在我的左胸部有一个大的肿块,同时,我的直肠开始流血。医生的话让我将近窒息:我得了癌症,并且这不是其他癌症,而是要了我妈妈命的杀手—结肠癌。
医生的话不断回响在我耳边,我才 42 岁,我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,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一份成功的事业。每周,我的生活都有所进步。看起来,现在是我人生的最佳状态。显然,这个蓝球般大小肿瘤的出现太意外了,我绝望极了。我不断问自己,“为什么是我?”,我真的无法理解。“我该怎么做?”这个问题日夜折磨着我,让我不得安宁。我在想,我要不要像妈妈那样接受各种医生建议的治疗。但是想到她所经历的那种恐怖,我觉得这不是一种最佳选择。
其实,我母亲所经历的对我来说并不是很特殊,因为,做牧师20 年来,我见过太多因为癌症而化疗,放射性治疗和手术的人,更令人悲伤的是,我主持了他们中很多人的葬礼。
其他的一些事情也在困扰着我。这么多癌症病例中,祷告看起来并没有太大作用,我曾经见过最虔诚的基督徒,无论个人祷告还是集体祷告,接受医疗后,最终还是病情加重,死亡。
我该怎么办?家庭需要我,教堂需要我,而他们大部分的建议是让我接受手术和化疗。我非常害怕,害怕癌症,害怕我母亲所经历的一切。虽然大部分都在给我施加压力,建议我去医院接受治疗,但另外一个方案对我更有吸引力。我所需要做的就是祈祷指引。
在非常迷茫的时候,我向莱斯特寻求帮助,他是我在德克萨斯的一个朋友。莱斯特非常健康,常说自己是“胡萝卜汁莱斯特”。我太需要有人与之交流并脱离当前困境了。我承认,他一开始所讲的我并没听进去,事实上,我听起来有点奇怪。但是他讲的越多,在我内心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强烈,“这是对的”。莱斯特不建议我去接受化疗,放射治疗和手术。相反,他鼓励我进行营养治疗。他提供了我一份简单的食谱,生食水果和蔬菜,另外,和大量的新鲜蔬菜汁。
我想,这太简单了!这确实比去医院治疗简单多了,这对我也没什么压力。因此,当天晚上,我把以前的多肉食物,披萨,烹调和加工食品,甜点换成了全生的食物,喝了大量蔬菜汁。我坚持这种饮食方式将近一年。期间,我没有吃任何烹调食物,就是生食水果,蔬菜,每天 1~2 升的鲜榨生蔬菜汁(主要是胡萝卜,其他有绿叶和茎的蔬菜)。我受到莫大鼓舞,我认为这是对我有意义的唯一的选择。
奇迹发生了!几乎同时,我病好了!不到一年,我的肿瘤完全消失了。它变的越来越小,直到最后消失。但这并不是全部,不到一年时间里,我所有的其他身体不适症状也消失了!痔疮,低血糖,严重过敏,窦性心律不齐,高血压,疲劳,粉刺,感冒甚至头皮屑,全不见了,完全不见了!
这太让人振奋了,在我这样的年龄,我仍然可以和男孩子一起打
篮球,垒球,轻松慢跑 5 英里,并且精力,耐力比 20 年前都要好。
既然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故事,那现在我很乐意分享这种奇妙的饮食方式。你知道,在我被诊断为癌症的 1976 年,我一直在寻找营养又健康的生活方式并和圣经联系在一起。我自己也一直在体验我的身体和所进食食物之间的关系。另外,我也一直在观察和倾听更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强烈,“这是对的”。莱斯特不建议我去接受化疗,放射治疗和手术。相反,他鼓励我进行营养治疗。他提供了我一份简单的食谱,生食水果和蔬菜,另外,和大量的新鲜蔬菜汁。
我想,这太简单了!这确实比去医院治疗简单多了,这对我也没什么压力。因此,当天晚上,我把以前的多肉食物,披萨,烹调和加工食品,甜点换成了全生的食物,喝了大量蔬菜汁。我坚持这种饮食方式将近一年。期间,我没有吃任何烹调食物,就是生食水果,蔬菜,每天 1~2 升的鲜榨生蔬菜汁(主要是胡萝卜,其他有绿叶和茎的蔬菜)。我受到莫大鼓舞,我认为这是对我有意义的唯一的选择。
奇迹发生了!几乎同时,我病好了!不到一年,我的肿瘤完全消失了。它变的越来越小,直到最后消失。但这并不是全部,不到一年时间里,我所有的其他身体不适症状也消失了!痔疮,低血糖,严重过敏,窦性心律不齐,高血压,疲劳,粉刺,感冒甚至头皮屑,全不见了,完全不见了!
这太让人振奋了,在我这样的年龄,我仍然可以和男孩子一起打
篮球,垒球,轻松慢跑 5 英里,并且精力,耐力比 20 年前都要好。
既然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故事,那现在我很乐意分享这种奇妙的饮食方式。你知道,在我被诊断为癌症的 1976 年,我一直在寻找营养又健康的生活方式并和圣经联系在一起。我自己也一直在体验我的身体和所进食食物之间的关系。另外,我也一直在观察和倾听更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强烈,“这是对的”。莱斯特不建议我去接受化疗,放射治疗和手术。相反,他鼓励我进行营养治疗。他提供了我一份简单的食谱,生食水果和蔬菜,另外,和大量的新鲜蔬菜汁。
我想,这太简单了!这确实比去医院治疗简单多了,这对我也没什么压力。因此,当天晚上,我把以前的多肉食物,披萨,烹调和加工食品,甜点换成了全生的食物,喝了大量蔬菜汁。我坚持这种饮食方式将近一年。期间,我没有吃任何烹调食物,就是生食水果,蔬菜,每天 1~2 升的鲜榨生蔬菜汁(主要是胡萝卜,其他有绿叶和茎的蔬菜)。我受到莫大鼓舞,我认为这是对我有意义的唯一的选择。
奇迹发生了!几乎同时,我病好了!不到一年,我的肿瘤完全消失了。它变的越来越小,直到最后消失。但这并不是全部,不到一年时间里,我所有的其他身体不适症状也消失了!痔疮,低血糖,严重过敏,窦性心律不齐,高血压,疲劳,粉刺,感冒甚至头皮屑,全不见了,完全不见了!
这太让人振奋了,在我这样的年龄,我仍然可以和男孩子一起打
篮球,垒球,轻松慢跑 5 英里,并且精力,耐力比 20 年前都要好。
既然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故事,那现在我很乐意分享这种奇妙的饮食方式。你知道,在我被诊断为癌症的 1976 年,我一直在寻找营养又健康的生活方式并和圣经联系在一起。我自己也一直在体验我的身体和所进食食物之间的关系。另外,我也一直在观察和倾听更多的人采取这种简单饮食后的改变。
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和体验,我的结论是“我们完全可以不生病!” 无论大病还是一般小病都是我们自己加给自己的!几乎每种身体问题(不包含意外事故)都是因为不当饮食和生活方式导致的。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按照上帝为我们准备的方式去吃,去生活。
自我从结肠癌痊愈后的 30 年里,我学到的一个最基本和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,上帝所安排的方式和人类的方式之间有太大差异。大部分基督徒想依照上帝旨意去做,避免一切罪恶,他们几乎接受了世界上所教的生活的方方面面,尤其是如何照顾自己的身体—-神的宫殿。
但是,当你观察导致癌症–历史上最可怕和要命的疾病-的两种方式的时候,发现这是一个悲剧。我的母亲寻求的是世界的方式,也就是传统的医疗,尝试去除疾病,她接受医生建议,进行药物,放疗,化疗和手术,而这些导致了她的死亡。我拒绝按照走这种传统的世界的治疗方式,而遵循上帝的旨意。我转寻圣经并且接受上帝最根本的饮食初衷,这可以在创世纪 1:29 中找到“神说,看哪,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,全赐给你们作食物。”,就这样,我身体所有的不适都不存在了,包括癌症。
我的经历并不唯一。我的妻子,朗达,1991 年来到我的健康研
讨班(1992 年 4 月 11,我和朗达结婚了)。当时,她穿 20 码的衣服,多的人采取这种简单饮食后的改变。
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和体验,我的结论是“我们完全可以不生病!” 无论大病还是一般小病都是我们自己加给自己的!几乎每种身体问题(不包含意外事故)都是因为不当饮食和生活方式导致的。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按照上帝为我们准备的方式去吃,去生活。
自我从结肠癌痊愈后的 30 年里,我学到的一个最基本和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,上帝所安排的方式和人类的方式之间有太大差异。大部分基督徒想依照上帝旨意去做,避免一切罪恶,他们几乎接受了世界上所教的生活的方方面面,尤其是如何照顾自己的身体—-神的宫殿。
但是,当你观察导致癌症–历史上最可怕和要命的疾病-的两种方式的时候,发现这是一个悲剧。我的母亲寻求的是世界的方式,也就是传统的医疗,尝试去除疾病,她接受医生建议,进行药物,放疗,化疗和手术,而这些导致了她的死亡。我拒绝按照走这种传统的世界的治疗方式,而遵循上帝的旨意。我转寻圣经并且接受上帝最根本的饮食初衷,这可以在创世纪 1:29 中找到“神说,看哪,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,全赐给你们作食物。”,就这样,我身体所有的不适都不存在了,包括癌症。
我的经历并不唯一。我的妻子,朗达,1991 年来到我的健康研
讨班(1992 年 4 月 11,我和朗达结婚了)。当时,她穿 20 码的衣服,多的人采取这种简单饮食后的改变。
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和体验,我的结论是“我们完全可以不生病!” 无论大病还是一般小病都是我们自己加给自己的!几乎每种身体问题(不包含意外事故)都是因为不当饮食和生活方式导致的。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按照上帝为我们准备的方式去吃,去生活。
自我从结肠癌痊愈后的 30 年里,我学到的一个最基本和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,上帝所安排的方式和人类的方式之间有太大差异。大部分基督徒想依照上帝旨意去做,避免一切罪恶,他们几乎接受了世界上所教的生活的方方面面,尤其是如何照顾自己的身体—-神的宫殿。
但是,当你观察导致癌症–历史上最可怕和要命的疾病-的两种方式的时候,发现这是一个悲剧。我的母亲寻求的是世界的方式,也就是传统的医疗,尝试去除疾病,她接受医生建议,进行药物,放疗,化疗和手术,而这些导致了她的死亡。我拒绝按照走这种传统的世界的治疗方式,而遵循上帝的旨意。我转寻圣经并且接受上帝最根本的饮食初衷,这可以在创世纪 1:29 中找到“神说,看哪,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,全赐给你们作食物。”,就这样,我身体所有的不适都不存在了,包括癌症。
我的经历并不唯一。我的妻子,朗达,1991 年来到我的健康研
讨班(1992 年 4 月 11,我和朗达结婚了)。当时,她穿 20 码的衣服,严重的关节炎使得她几乎瘸着走路。在她改变饮食习惯后大概一年,她掉了将近 70 斤,可以穿 10 码的衣服,并且她的关节炎几乎痊愈。另外,她 7 岁因为脑膜炎而导致的脊椎退化也好了。现在,x-线检查显示她一切正常,而这些是在她改变饮食和生活习惯后不到两年。
另外一个例子是我一个有糖尿病的亲密的朋友,我刚认识他的时候是在 1988 年。那时,他正在用医生开的药品控制血糖浓度。我认识他后,建议他改变饮食习惯,但他不愿意。两年后,医生告诉他,药片对他没用了,他得一天两次去医院注射胰岛素以稳定血糖。我再次告诉他,他需要改变饮食,但是他再次拒绝了。
又两年过去了,医生告诉我朋友他需要去医院截肢,对于接受传统治疗的糖尿病人,这并不稀奇。这次,他对医生说“不,我不要截肢!”。然后,他来到我们的营养研讨班,立即接受上帝饮食。不到 2个周,他不再用胰岛素并且他血糖降到正常范围。现在,他依然远离传统治疗,他的双脚都在!
对于这一切,我只能说“哈利路亚!”经过这么多年,我们见证了太多这种奇妙的证据,甚至有一些更加神奇。人们从吃和对待身体问题的世界的传统方式到遵循上帝的方式。虽然我们的自我管理并没那么容易,我们也经常面对这种革命性信息的抵抗,但有一件事情支持着我一年又一年坚持下去,那就是,太多人在采取哈利路亚饮食后重获健康! 我祈祷这些美妙的证据像鼓舞了我一样能鼓舞你,并且,我希望他们对正在遭遇世俗苦难的人带来希望之光。